人在深圳_深圳热线-世界的深圳,我们的热线.

全国县乡八成人使用微信支付 一枚收款码点燃人间烟火

  在北方的农村,一个完整的秋收是从夏末刨花生开始的,止于霜降之后的刨地瓜,其间还有打栗子、掰玉米、种麦子、摘苹果……不同的作物,有各自的生长周期,生活在董黍(化名)也能依经验有序地完成收获。

  董黍所在的麻坞村,隶属于山东省潍坊市临朐县九山镇,是潍坊市最西南部山区。在儿子的帮助下,62岁的董黍去年开始就赶起了“时髦”。一到赶集,董黍就在档口挂出收款二维码,让大家微信扫码付款。

  今年遇到疫情,赶集频次减少,董黍则一个个把老朋友拉进群,老主顾再拉新顾客。群里,大家咨询、下单、扫码或是转账付款;地里,董黍赶紧挑栗子、选花生,用快递寄出去。

  一开始,家里栗子还剩几百斤没剥,晒干的花生还有几十口袋。建群卖货一个多月后,地头被清空,换成了董黍微信钱包里几万元,通过微信支付小账本小程序还能清晰地看到收入来源。

  董黍从一个小小的收款码开始,搞懂了好几个工具,可以独自用微信卖货了。在他的带领下,“线上下单、线下扫码”的方式也在村里流行起来。

  下沉的成效,令人意外。

  10月17日,微信与中国人民大学信息学院联合发布的《2020微信县域乡村数字经济报告》显示,微信支付在县城的首选比例高达83%,乡镇及农村的78%。调研发现,全国县域及乡村用户,每月通过微信支付的平均支出达到了2650元。

  与此同时,近两年微信支付在县域及乡村的小店数量也累计增长65%,日均交易笔数则累计增长91%。

  这些数据的起点是2014年,一步步走来,逐渐点燃千万商家的人间烟火。

  一个“+”号开始

  微信支付发展到如今“收款码”的便捷程度,用了6年时间。

  2014年,微信支付、红包和转账功能已经推出。然而,“便捷”只限于熟人之间的转账,如果是陌生人之间转账,需要“先加个好友”。

  当年,微信就在右上角的“+”号中上线了面对面收款的功能,点开就是一个收款二维码,转账从此不再仅限于微信好友之间。微信支付团队成员Wendy回忆,他们在出租车司机群体中推广过这个新功能,只不过起初少人问津。

  但他们坚信方向是对的。就是设计上做的这个小改变,突破了第一个障碍,这也是微信支付收款码被个体户和小商家开始应用的第一步。

  悄悄过了两年,微信支付中小商户团队的成员突然发现,一些商家打印了自己的微信收款码,有的甚至还把收款码张贴到收银台中。虽然是尺寸不一的黑白码,既不美观又不耐用,但至少有人开始尝试了,就是好的开始。

  “我们去了一些四五线城市和小乡镇,发现他们很多没有经过互联网的洗礼,更不要说打印收款码了。”Wendy说,当时就意识到出官方收款码的重要性。一来,把二维码展示出来可以方便商家收款,也让更多的人了解这个功能;二来,出一套质量好的官方收款码,避免风吹日晒几天就坏掉,还能看起来更美观。

  “一定要出官方的码,而且要把它做得足够简单,让所有人都会用”,产品团队下定决心。

  微信早前提出“连接一切”的战略。不过,面对千千万万的中小商家,一直没找到突破口。团队成员意识到,支付是所有商家必经的环节,通过收款码这个产品,既能给商家带来经营效率的提升,又打开了“连接一切”的通路。

  而这样一连接,意味着至少千万的量级。

  小店主、出租车司机甚至小摊小贩,数量极其庞大的中小商家,顺理成章成为微信支付团队希望服务、改造和帮助的对象。当时的商家,每天要花大量的时间精力准备零钱,还要对账,甚至可能收到假币。推出微信支付面对面收款码,就能很好地解决这些问题。“技术只是手段,提升他们的生产力才是目的。”Wendy说。

  “让全国中小商户都用上微信收款码”

  既然要制作官方收款码,微信团队成员Steven说,微信的策略就是“一人一码”,制作的每一个码都自带商家名称,商家收到后,只需扫码激活就可使用

  而且,为了保证质量,用了亚克力的生产材质,收款码贴纸用塑料立牌保护着,更加经久耐用。“最近有同事去了趟西藏,惊讶地发现一个17年左右发出去的收款码,用了三年,还是崭新的。”

  2017年5月18日是个重要的日子,这一天新款微信收款码正式上线,微信支付团队也定下“让全国中小商户都用上微信收款码”的目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