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在深圳_深圳热线-世界的深圳,我们的热线.

《下女》深度评论:那些沦为欲望奴隶的小丑

  我们是谁的女佣,谁的人质,又是谁的债务人?由林常树执导的电影《下女》是已故韩国名导金绮永1960年的作品《下女》的翻拍版。影片描写了人性扭曲阴暗的一面,是一部讲述了各成员之间相互蔑视,却维持一种畸形的平衡关系的家庭伦理片。原作刻画了相互不同阶层的人用各自不同的方式满足自己的欲望,却最终破灭的故事。而在翻拍版,每个成员彼此憎恨,试图用卑鄙的手段给对方套上枷锁。导演通过每个人物的表情和台词,向那些已经沦为资本、权力及欲望的奴隶的人,狠狠地吐了一口痰。

  原先在小餐馆打工的“恩伊”(全度妍饰)进入豪宅当一名女佣。这栋豪宅里住着丈夫(李政宰饰)、妻子(徐友饰)和年幼的女儿,还有一位老女佣(尹汝贞饰)。有一天,“恩伊”抵挡不住男主人的诱惑与其发生不正当的性关系,还怀上了孩子。老女佣发现这一隐情,向男主人的丈母娘(Park Ji-yeong饰)告发。丈母娘狠心将女佣推下2层,试图打掉女佣肚子里的孩子。如意算盘并未得逞后,她欲用钱收买人心,唆使女佣去堕胎。可是女佣已下定决心要把肚子里的孩子生下来。

  女佣(右)帮年轻的女主人洗澡,干杂活儿

这部影片与《诗》同时入选今年戛纳电影节竞争单元,片中丈夫、妻子、岳母、老女仆一同上演了丑恶的欲望游戏。男主人是健壮的富豪,还弹得一手好钢琴。他与女佣乱伦后,开出巨额支票做为补偿。妻子为了保住自己的地位和权利,装作不知。岳母不惜牺牲女儿,只为牢牢地控制住女婿,无路可走的女婿也要挟到:“你竟敢想弄掉我的孩子?”。女佣坐山观虎斗,不停地捞取好处(她的儿子刚刚成为检察官,她也有了进入权利游戏的资格)。他们的卑劣不免会让观众血压升高。

  普通人不知道富豪之家会发生什么事情。所以该片夸张的人际关系显得很不现实,也让人作呕。不过,当人际关系被权利和金钱彻底左右时,老女佣(尹汝贞饰)的台词“卑鄙无耻”也就成了贯穿影片的主旋律,在普通人的人际关系中也能发现这一规律。电影中的女佣也分等级。举例来说,尹汝贞在洗澡时会喝上一杯葡萄酒,全度妍是用吸管喝装在塑料袋里的补药。

豪宅主人的饰演者李政宰

  影片从一个脏乱嘈杂的的饮食街场景开始。画面中有啃着大蒸蟹的人、有发代理驾驶传单的女人和收拾食物垃圾的人,甚至还有人从楼上跳下自杀。在某餐馆打工的女人不一会儿来到一个威严显赫、一尘不染到令人压抑的豪宅,她将在这栋充满诡秘的豪宅掀起波澜。

  全度妍和李政宰的脱戏尺度非常大胆,而且没脱的时候比脱的时候更刺激。尤其性爱场面中的对白非常露骨。这部影片,悬念惊悚片所特有的元素和伏笔的紧张感相对不足,但是演员把失控的欲望展现得淋漓尽致。

  影片把原作中不存在的岳母和老女佣当成主要人物,情节的展开完全不同于原作。影片设定的丈夫让“下女”怀孕、妻子想打掉孩子、把下女从二楼推下楼梯的情节,通过窗户表现人物的镜头,和原作如出一辙,是向原作导演金绮永致敬。影片的结尾对原作做了修改。在原作中“下女”呆呆望着窗外瓢泼的雨,而翻拍版的视角是由外向里,雨水飘进了屋内。

来源:朝鲜日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