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在深圳_深圳热线-世界的深圳,我们的热线.

帕金森病人临终好痛苦,家人更痛苦,且行且珍惜

很多帕金森病人都想知道自己临终时候会不会很痛苦,同时也很害怕知道自己临终时的样子。前段时间有一个帕金森病人说,有个医生告诉他,最后要躺在床上,除了眼球会动其他什么都不能动,他说他恨透了那个医生,因为那个医生让他早早地知道了自己最后的样子,非常恐怖。

有个网友说自己的父亲是帕金森病人,从发病到最终,被病魔折磨了十几年,临走之时,骨瘦如柴,生理到达了极限,他无可奈何地离开了这个世界。在治疗的过程,自己亲眼所见他所接受的种种磨难,每每想起,心里不知有多痛!

但我想说,大家不用怕,每个人的体质不一样,反应就不一样,那个医生说的只是理论上的东西,实际上不一定都是那样,现在医学每天都在进步,到目前为止,药物治疗和脑起搏器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东西了,但是依然有让帕金森病人逐渐恢复的治疗方法。

小张的母亲是帕金森,几年前做了脑起搏器手术,理论上,这种置入性电池的寿命大概为5-10年,手术后,医生给一个磁铁类的东西,是作为电池的开关,据说,当病人晚上休息的时候,如果没有明显的症状,可以把电池关上,白天活动的时候再打开。有天晚上,他们约好去溜达溜达,走了大约几分钟,母亲就说走不动了,回到房里,他感觉自己的腿不行了,哭了,小张爸爸说他怎么像个小孩子似的。后来后来大约每隔一年,爸爸都要调试一下,后来拄上了拐杖。

后来突然像傻了一样,他的母亲坐在沙发上,跟他说话他都没反应,身子往一边倾斜,大家把他送到了省医院。当时,在那里被监测出电池没电了,这就意味着,当初的手术到了这个时候一点作用都没有了。因为年纪大了,无法再次手术,因此自从电池没电后,病程就进入了另一个阶段,全不能自理,没有尊严地活了近两年的时光就痛苦的走了。

帕金森病人临终不仅是病人痛苦,也是家人的痛苦。笔者提示大家,当病情发展到一定阶段,病人的日常反应是会发生变化的,因为当他们进入晚期的时候,头脑清晰,但身体却无法做出任何反应了。我们应该多给他们鼓励,多给他们希望,多陪伴他们,给他们提供他们想要的东西,尽量让他们舒适的生活,用精神的宽慰弥补生理上的病痛折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