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在深圳_深圳热线-世界的深圳,我们的热线.

韩国电影:挖疮割痈却等来了“ N号房”

电影《金福南杀人事件始末》。

电影《素媛》剧照。

韩浩月

韩国“N号房事件”案发的这些天,有两部电影被人们反复提到,一部是公映于2011年的《熔炉》,一部是公映于2013年的《素媛》。

《熔炉》对应的真实事件发生于2000年至2004年间。在一所位于韩国光州的福利残障学校里,校长连同数十名老师对校内聋哑学生施行了长达5年的虐待和性侵。

2011年,《熔炉》公映后让公众想起这桩快被遗忘了的案件,上百万网民联名请愿重审案件。电影公映的第6天,当年的涉案人被再次抓捕,重审重判。公映第37天,韩国国会通过《性暴力特别法修正案》(有人称其为“熔炉法”)》,对性侵女身障者、不满13岁幼童的罪犯,最重可处无期徒刑,加害者如任职于社会福利机构或特殊教育单位可加重处罚。

《熔炉》公映两年之后,《素媛》再次让韩国人感到压抑与愤怒。这部电影根据2012年一名7岁女童被性侵的真实事件改编,罪犯残忍的罪行让韩国上下一片哗然。一波接一波的抗议声浪,迫使当时的韩国总统李明博出面道歉,相关法律法案很快得到了修改。可以说,“化学阉割法案”的推出,与《素媛》公映有直接关系。

然而,《熔炉》《素媛》对韩国社会、法律的影响已经如此之大,为何时隔几年之后,还会有“N号房”事件这样的罪恶发生?是否还有其他的、同样的不公被隐藏在阴暗之处?

现实问题也许还要从现实中寻找解答。

“熔炉法”实施之后,当事校长已患癌去世逃脱了惩罚,其他涉案老师则被判处了11年或12年的有期徒刑。这一惩罚,虽然带来了“正义得以伸张”的事实,但在不少韩国人看来,惩罚并未造成真正的威慑。

2020年12月,“《素媛》原凶手将被释放”引爆社交媒体,60万韩国网民坚决抗议。在抗议者看来,以醉酒为名侥幸只获刑12年并且入狱时仍挑衅民众的凶手赵斗淳,一旦刑满释放后会给更多女性带来威胁。但在韩国现有的法律框架下,再对赵斗淳进行新的制裁已经不可能了。

罪犯的狡猾嚣张、法律惩处力度的不足等原因或导致了“N号房”事件的发生。案件主犯赵主彬25岁,他的成长与教育过程所存在的问题值得深挖。法律如果有足够的威慑力,教育如果有足够的影响力,监管如果有足够的关注度,或许“N号房”背后的罪行就可以早一些被制止。

不物化女性,尊重与善待女性,去除歧视女性的土壤,可以在根本上杜绝“N号房”事件的发生。这些年,表现女性地位与遭遇的韩国电影也有不少。

《亲切的金子》虽有“复仇电影”的光环包裹,但内里讲的却是一名无辜女性被道貌岸站的男教师陷害的悲剧故事。金子复仇的手段越激烈,就越能映衬出她当初身陷囫囵时的无助。

《82年生的金智英》把一名女性一生有可能遭遇的困境都讲述到了——上学时被男同学猥亵,告知父亲后却被父亲斥责裙子穿得太短,上班时遭遇男同事要在厕所安装摄像头的威胁,辞职后被周边人嘲笑,想要重新工作又被婆婆怒斥。

《金福南杀人事件始末》中的女主角在岛上过着“囚徒”般的生活。男尊女卑的“小社会”里没有任何温情可言,婆婆与丈夫视她如猪狗,人的尊严被肆意践踏……

这些女性题材的电影,在韩国也引起了不小的震动,归根结底的原因,是它们也指出了一种难除的积习。

这次,韩国人或许不用等到“N号房”事件拍成电影了,声势浩大的请愿声音,会促使警方加快调查速度。不出意外,韩国政府也会给出安抚人心的应对措施,公布相关人的身份信息,对共犯进行顶格处罚,修订相关法律条款……一切熟悉的做法会被再次重复一遍,但“毒瘤”真的会被真正切除掉吗?恐怕这要打上不止一个问号。